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中白帆

平平淡淡,冷冷清清,安安静静,自由自在地生活

 
 
 

日志

 
 

修大姐(原创)  

2006-11-27 00:03:03|  分类: 往事如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修大姐

  修大姐是我小学三年级的同桌。

小学三年级的下半学年,我转到一所新学校上学。我当时胆量很小,老师把我介绍给同学们时,同学们都鼓掌欢迎我,但我却不敢抬头,头发胀,脸发烧,不知是怎么坐到座位上去的。整个一节脑子里都乱七八糟地,老师的话一句都没听进去。下课了,同学们一下子把我的座位给围住了,七嘴八舌地问这问哪。“哎,你叫什么?”“哎,你是哪个单位的?(这是一所职工子弟小学,他们习惯用父母的工作单位指代自己的家,当然也就这样问别人。)”“你多大了?”我不知道该先回答谁,一着急,脸更红了,心也跳得更快了。索性低下头,一言不发。就盼着上课的铃声给我解围。可课间十分钟一下子变得漫长。正在我不知所措之时,只听到一名女生大声说:“你们都围在这儿干什么?还不快去准备下节课的书,老师就要来了。”这句话很有效,同学们呼啦一下子都散开了。教室里响起一片翻书开文具盒的声音。我的胳膊被轻轻碰了一下,随即一个亲切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没事了,快拿书吧,下节课是数学,老师可厉害了。”这时我才意识到给我解围的原来就坐在我的身边,她是我的同桌。我把头转过去,向她感激地笑了笑。这时数学老师来了。

    我的同桌个子高而胖,力气大,掰手腕我们班多数男生都不是她的对手。她脸圆圆的,眉毛不太黑,眼睛也不太大,嘴唇不薄却很能说,头发不长工却总在后面扎了一个小小辫儿。后来知道,她姓修。因为在音乐课上老师教我们说“0”叫“休止符”,我的一位亲爱的同学马上由这个“休”联想到了那个“修”,于是我的同桌就多了一个叫做“休止符”的称号。但现在的我是不愿意用这个名字称呼她的,因为她对我象大姐姐对小弟弟那样的好,所以我要称呼她“修大姐”。

    但当时我对她是直呼其名的。

修大姐大概长我两岁,她不太爱学习,交际面却很广,在学校“姐们儿”很多,很多都是高年级的学生。她上课总爱和我说话,说她自己,说她的姐们儿,说她听到的看到的各种新闻。记得我当时对她的“广播”既不爱听也不反感,因为我会“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反正我的成绩总在前三名,就由她说去吧。不过我对她的小广播不表示反感的主要原因还不在于此,而在于她常常带好吃的零食给我吃。

修大姐不但常常给我带好吃的东西,还常常在我受到大同学欺负时保护我。由于我上学早,个子矮,又不爱说话,所以在和同学打闹和斗嘴时常常处于劣势,而每当这时修大姐便来帮我,不是把他们拉开就是讽刺们几句。我的对手们便会诡秘地瞧瞧我,哈哈笑着走了。不知怎地,他们一笑,我就脸红,心想他们一定在笑我一个男子汉却让女的保护,我自己也觉得不够光彩,便对同桌说不要管我的事,她总是不以为然地说:“他们欺负你,我当然得管!”

    进了四年级,不知从哪形成了一种风气。同学们开始谈论班内男生和女生的关系,不少男生和女生被一一搭配在一起谈论。我们大家为了表明自己的纯洁开始忌讳和异性同学交往,我的同桌却仍然一如既往,依然让我分吃她的零食,依然在我处于“危难”之时为我出头。但我对她的关心开始觉得浑身不自在,总想在大家面前表现对她的冷淡,以证明我的“清白”。

    一天中午放学回家,表姐见到我就笑咪咪地说:“老弟,行啊,刚来不久就认了个姐姐。”我被说懵了,问她什么意思,表姐说:“你班是不是有个叫修什么的女的?”“有啊,怎么啦?”“今天她对她在我们班的姐们儿说她有个弟弟就是你,还要认我做姐姐呢!”我一听立刻火冒三丈:“这人怎么胡说八道呢?谁是她弟弟?她是谁姐姐?到学校再找她算账!”

    下午一进教室,我便当着许多同学的面厉声质问同桌,“你这人想干什么?”同桌愣了一下,吃惊地问:“我怎么啦?”

    “你怎么到处宣传我是你弟弟呢?”

    同桌听了,一下笑了,“怎么,你当我弟弟不好吗?”

    “好个屁!”我故意把声音放得很大,好让全班的同学都听到,以证明我的“清白”,同桌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班里一下子静了下来。我仍大声地为自己做着“宣传”,“你以为你是谁呀?你凭什么让我做你的弟弟,你也不问问我愿意不愿?你算什么?你……”正当我还想继续发泄时,却一下子被卡住了,我看到一向泼辣同桌已经开始抽泣,脸憋得通红,两行眼泪从眼眶涌了出来,双肩一耸一耸地,牙齿紧咬着嘴唇。最后,她再也憋不住了,扒在桌子上哇哇地大哭起来。

    第二天,同桌就请老师把她的座位调到了最后一排,我们一下子疏远了,两人很少说话,即使走在对面,她也只对我淡淡一笑。我虽然若有所失,但心里好象轻松了许多。

    后来我们分了班,再后来,我就回了老家,我再没有同桌的消息。

渐渐地长大了,想起这些往事,觉得当时的自己实在幼稚得可笑,可每次都笑不起来,因为是我的无知与虚荣,打碎了一份象金子一样珍贵的感情、伤害了一颗纯洁善良的心。

    不知修大姐身在何处,谨以此文表达我深深的歉疚之心。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