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中白帆

平平淡淡,冷冷清清,安安静静,自由自在地生活

 
 
 

日志

 
 

爱犬小黑(原创)  

2008-03-22 03:01:41|  分类: 随心所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风中白帆

 

 

狗是忠诚的,它对人类的忠诚远远超过了人类对它的养育之恩。我们人总自诩自己是感情动物,可是相比之下,动物的情感往往比人类的情感深沉持久得多。---------题记

 

我有几次养狗的经历,对狗有很深的感情,但现在,我不再养狗。

大概是上三年级的一天,父亲带回来一只黑色的小狗,虎头虎脑的,不知是因为刚出生不久还是怕见生人,站在地上浑身打着哆嗦,喉咙里发出细细的哼哼声。绒毛细细的,软软的,一下子就可以摸到瘦瘦的肋骨。它太小了,站在我的小手上还绰绰有余。

从此小狗便成了我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我给它起名叫小黑。当时刚看过一个叫《赛虎》的电影,讲的是一个小朋友和一只机智勇敢的狗的故事。于是我便幻想把我的小黑培养成一只有灵性的狗。为了训练我的小黑,我从村里马车的废车胎上折下一绺胶线,编了一条小鞭子,开始用我的方法训练小黑。因为小黑常常不能按我的要求完成训练内容,我常常用鞭子抽在它瘦小的身上。我很爱我的小黑,也正因为如此,在小黑偷懒时我从不留情,即使它用可怜的眼神注视着我,浑身哆嗦着发出凄凉的嘤嘤的叫声。渐渐地,小黑学会了不少本领。它可以按我的要求站起、坐下、打滚儿,也可以把我扔到远处的东西捡回来送到我的手里。每当完成任务,它便会仰着小脸儿,黑葡萄似的小眼珠直盯着我,小屁股一扭一扭,小尾巴一摇一摇,每当这时,我便会蹲下身子,奖励它用柔软的小舌头舔一下我黑乎乎的小手;好果它表现特别好,我还可以让它舔一舔我那两条终年象小溪一样流淌的鼻涕,这时伴奏的,总是它喉咙里发出的愉快的哼哼声。

正当我要施行下一步训练计划的时候,小黑突然不见了。我找遍了所有可以想得到的地方,都没有它的影子,有一段时间,无论到哪里,我都不会忘记喊几声“小黑”,我幻想我的小黑会从哪个角落里一下子冲出来,回到我的身边,可是奇迹没有发生。我想不是它调皮走丢了,就是被人骗走了。

大约过了一年,我感到自己长大了,开始注意自己的形象,手不再象以前黑乎乎的了,也不再让那两条小溪在鼻子下流淌,衣服虽然还是打着补丁,我不再用它擦鼻涕和刚吃过饭的嘴,有一段时间为了让自己身上有肥皂味(当时香皂是没见过的,而且觉得身上有肥皂味就是干净,就是卫生),在洗脸时打上肥皂不用水洗,凉干了就是上学,虽然脸上一天都感到皱皱地,但仍然很神气地人身边凑,当有人说“你用胰子了吧”,便会故做惊讶地说着“没有呀”,然后美滋滋地走开去。

一天放学回家,我看到一个黑影在不远处晃动,那是一条狗,它正朝我张望。我心里一动,心想,会不会是我的小黑呢,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虽然根本不相信小黑会回来,可还是本能似的喊了一声“小黑”,那条狗好象得到了什么命令,倏地向我冲过来,一下子扑到我身上,我本能地给了它的头重重的一巴掌,后来我安慰自己说打它这一掌是因为我不知道它就是小黑。那条狗的激动劲根本没因为我的一掌而冷确,它又一次向我扑来,我又重重地打了它两掌。狗可能被我打懵了,不再扑向我,站在那里望着我,喉咙里发出可怜的嘤嘤声,这是我熟悉的声音!再仔细看它,比我的小黑高了一头,浑身的毛乱蓬蓬地,很脏,难道真是我的小黑?我试探性地叫了一声“小黑”,它马上又激动起来,再次扑起来要趴在我的身上,我又一掌重重地打在它的头上。直到现在,我都不能原谅我打出的这一掌。它果然是小黑,这一点我已经确认,那我为什么还要打它呢?答案再简单不过了,我长大了,知道讲卫生了,我就是怕小黑脏兮兮的身子弄脏了我依然打着补丁只是没有了饭滓和鼻涕的衣服!

可能是怕再挨打,也可能是感到扑向我是犯了错误,小黑没有再扑过来,仰着脏脏的脸望着我,屁股一扭一扭,尾巴一摇一摇。我心里也很激动,但我没有蹲下身,让它舔我的手,更没让它舔我的鼻涕----我已经没有了鼻涕。我爱怜地摸了摸小黑背上的毛,很乱很涩。小黑感激地在我身上蹭了蹭,我庆幸我这次没有躲开,这也让我的良心在以后的日子里得到一点安慰。

从小黑一身脏兮兮的长毛和瘦嶙嶙身子看,半年来小黑不是被人养着,而是过着流浪的生活的。在洗了个澡之后,我的小黑又容光焕发地站在了我的面前,虽然很瘦,但它很健壮,跑起来就象阵黑色的风,每次带小黑出去,它都会比我多跑几倍的路,它总是在我的周围到处乱窜,有时它会飞快地在我前面跑得没了踪影,一会又飞快地跑回来,有时它会站在原地不到,叫它也不动,等我不理它走出好远,一回头它还在那里,刚回过头来,它早噌地跑了过去,经过我身边是还会调皮地用尾巴扫一下我的腿。小黑太活泼,我真怕哪一天它跑得太远再回不到我身边来。

为了防止小黑再次走丢,我用旧皮带做了一个环套在了小黑的脖子上,我不在家时就把它栓起来,等我回来再给它解开绳子,皮环就一直套在脖子上。我和小黑愉快地渡过了好些日子,虽然皮环还在小黑脖子上,我也不再栓它,我相信我的小黑是不会离开我的了。

然而,我的小黑却再次失踪了。

纵然我相信小黑不会被抓住,纵然我相信我的小黑总有一天一定会回来,但小黑却再也没有回来。有时想起小黑,我便后悔给它戴了那个皮环,也许正是那个皮环让小黑落入了坏人之手,或者我的小黑已经死了,或者正被人关在某个地方,我还是相信,如果小黑还活着,它总有一天会回到我的身边的。有时想起小黑,我便想起我在它那脏兮兮的头上打的那重重的几掌。如果是人,一定会记仇的,可小黑不会,它简单的小脑袋里不会感到我的变化,它可能只是把那几掌理解成和小时候一样,是对它做错事的惩罚。

狗是忠诚的,它对人类的忠诚远远超过了人类对它的养育之恩。我们人总自诩自己是感情动物,可是相比之下,动物的情感往往比人类的情感深沉持久得多。

 

 

 

 

 

 

 

 

 

 

  评论这张
 
阅读(497)| 评论(1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