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中白帆

平平淡淡,冷冷清清,安安静静,自由自在地生活

 
 
 

日志

 
 

"谁最脏"(原)  

2008-08-25 01:25:49|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风中白帆

一直以为在同龄的孩子当中,我儿子是最不讲卫生的。他们最喜欢“幕天席地”地躺在地上,随时随地都可以打一个滚儿,不管是从学校还是从外面玩了回来,半天回来准是“风尘仆仆”,象刚从土里刨出来的。而且从来不愿意洗脸、刷牙、洗脚,每次都是在逼迫下完成任务,还总是皱着眉头说,又不是吃饭,怎么天天洗,昨天不是才洗过吗。搞得人哭笑不得。不过小家伙也有爱干净的时候——

 

大约在他们七八岁的一天,吃过晚饭,儿子凑到我身边说:“爸,你说咱们院里谁最脏?”

要在往常,我可能会说,你呗。不过看到小家伙两眼放光,一定有独到见解,便摇摇头说:“不知道。”

一听这话,儿子来神了,斩钉截铁地说:“我告诉你吧,京京最脏!”

京京是我同事的儿子,比我儿子大一岁,我装着想了想:“不象,我看有比他更脏的,比如……”

儿子可能知道我要说什么,忙打断我说:“你听我说几件事就知道了。”然后开始给我讲故事:

“那天我到京京家玩,他拿出一个香蕉,自己剥开让我吃,我一看他那黑乎乎的脏手,恶心死了,根本不想吃。”

我顺势看了看我儿子的小黑手,心里暗笑:“你可以不吃呀?”

儿子无奈地说:“我说啦,我说,不吃不吃,可他还以为我跟他客气,一边说‘一定得吃’,一边硬往我嘴里塞。我就是不张嘴,香蕉一下子断了,叭叽掉地上了。这小子用他那黑手拾起地上那截香蕉就塞我嘴里了!”

我问:“你不是闭着嘴吗?他怎么塞得进去呢?”

“哪儿呀,他妈在旁边呢,开始我不吃算客气,后来不吃不是明摆着嫌他脏吗?”

我心里那个乐呀:“你小子,死要面子活受罪,——吃了就吃了吧,没干没净,吃了没病。”

“我才吃不下去呢,我嘴里含着香蕉,赶紧跑出来,出来就把它吐了。”

我故意摇头说:“浪费浪费,你掉地上的东西不是也捡起来吃吗?”

我儿子一脸不以为然:“那不一样,你是不知道,他那手那个黑呀——”说着伸出自己的小黑手比划着,看到我瞅着他在笑,一下缩了回去,补了一句,“哎呀,反正比我的黑多了!京京最脏了!”

 

还有一次,儿子对我说:“爸,下次我再买‘安大妈’你给我一个袋。”

“安大妈”是一种用竹签串着的电烤火腿肠。我问,“怎么了,怕小朋友吃呀。你怎么变小气鬼了?”

“才不是呢!”儿子着急地说,“那天我买了根‘安大妈’,让京京看见了,他不说吃,就是围着我转,一边说‘我吃过,“安大妈”就是好吃’,俩小眼象长了钩儿一样盯在“安大妈”上,我看他可怜巴巴地,就对他说,你吃点吧。这小子马上凑过来,一张嘴,那么长的哈喇子正流在‘安大妈’上,一口咬了一半多,气得我把剩下的也给他了,自己一点没吃上!”

我装做吃惊地说:“没想到你小子也有讲究的时候呀。”

儿子根本不接我的茬,继续说:“昨天我又买了一根‘安大妈’一看京京在门口,吓得我两口就吃完了,还差点儿扎着我的嘴呢。——所以,以后我再买‘安大妈’,一定要带个袋儿,不让他看见,”

我哈哈大笑说,“没关系,我教你一个办法,你可以先把哈喇子滴上边,他就不吃你的了。”

儿子认真地说:“不顶事,那天人家流上鼻涕的‘老驴头’火烧京京还咬了一大块呢。你说京京是不是最脏啊?”

 

听了我儿子的故事,我不禁暗自庆幸,因为我觉得我儿子不是最脏的孩子了

 

 

俺可讲卫生呀

 

 

 

 

 

  评论这张
 
阅读(480)|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