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中白帆

平平淡淡,冷冷清清,安安静静,自由自在地生活

 
 
 

日志

 
 

我爱这泥土地(原)  

2011-01-09 22:48:49|  分类: 往事如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要说的土地不是地理意义的土地和国家意义上的领土,而是没有被水泥或沥青硬化了的泥土的地面。

现在的城市,满眼都是硬化了的地面,除了花坛已经很少能见到泥土的地面了。这遍地硬化了的地面,曾经是自幼生长在农村的孩子向往的,因为它很容易清扫,而且下雨的时候也不会有令人讨厌的泥泞。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却越来越思念那没有被现代化过的原生态的土地了。

在幼年的记忆里,到处都是土的记忆。村子里所有的路都是土的,家家户户的院墙都是土的,屋里屋外的地面都是土的,睡觉的炕也是土的,连房子本身除了外表面有一层砖以外,里面的墙也是土坯的。老人们说这样的墙冬天暖和,但现在看来,用土坯做墙主要是为了省钱,而不是因为暖和,因为后来人们生活富裕了,便纷纷盖起了没有一点土的砖房和钢筋水泥的房子,连睡觉的炕也换成了床。

很小的时候,很喜欢看母亲扫地。母亲先在土地儿上洒上些水,马上一阵泥土的气息便扑鼻而来。很快,水便浸入土里。母亲便蹲着身子拿一把笤帚慢慢地扫,干的地面被扫得白白的,和浸了水的潮湿地面形成一幅斑斑驳驳的图画。每当这时我便跟在母亲身后,光着小脚丫在凉凉的地面上跳,高兴了,索性躺在地上打滚儿,或者在母亲刚扫起的细细的一小堆土上印上几个小小的脚印,这样的记忆往往是在夏天,我们小孩子一般只穿一条小裤衩,可能是不怕弄脏衣服的缘故吧,母亲总是随便我做什么,只顾做她自己的事。有时我们静静地躺在地上听到母亲哼着一只小曲儿,和她纺棉花、纳鞋底的时候唱的一样,在母亲的音乐里,静静地欣赏墙皮脱落的斑驳的墙上每一个熟悉的图案,偶尔也会猛地爬起来,看看母亲的眼睛是不是流泪了,但母亲眼里却从没有泪光。

很喜欢下雨时雨点落在土地上的样子。我们几个小伙伴正在土地儿上玩,忽然天阴了下来,一阵风过,豆大的雨点砸在细细的土上,发出“扑扑”的声音,溅起一阵阵土的浪花,土地上马上就是一个黑色的凹陷的圆圆的小坑儿。这时我们也会兴奋起来,随便在院子里扯一块盖东西的塑料布或者装过化肥的蛇皮袋子,披在身上,学着《智取威虎山》里不知是邵剑波还是杨子荣的台词“暴风雨就要来了”,在噼里啪啦地砸在头上和身上的雨点子里疯跑,直到土地变成了泥,地上流成了河,才光着脚丫子吧唧吧唧地跑回家。

当然,也有恨这泥土地的时候。上了初中,要到五里地外的乡中上学,每次下了雨再过上几辆马车,路面便成了泥粥。步行吧,走一脚的泥,还怕迟到,骑自行车吧,还骑不多远,便骑不到了,车轱辘和挡泥板之间都让泥塞得满满的。车轱辘不转了,只能在泥里蹭着走,往往要摔好几个跟头,最后还是要迟到。那时就想,什么时候这土路修得象电影里那么宽那么平就好了。

现在,以前的愿望真的实现了,不但城市里几乎都被沥青水泥覆盖了,连村与村之间也都修通了水泥公路,相信,孩子们上学再不用像我们那样恨不得背着车子赶路了。但是,每每想起那泥土地——哪怕是坑坑洼洼的,心里也会升起一种温润润的感觉。

有人说,失去了才会感到美好。那越来越少见的泥土地,将越来越清晰地印在我童年的记忆里,不知多年以后,我们的孩子们,还会不会对现在的水泥柏油硬化了的土地留下如我一样的美好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