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中白帆

平平淡淡,冷冷清清,安安静静,自由自在地生活

 
 
 

日志

 
 

二舅(原)  

2011-02-08 00:50:40|  分类: 亲情无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兄弟姊妹五个,两哥两姐。经历过岁月的沧桑,大哥和两个姐姐已经相继去世。每年春节,母亲都会让哥和我去给二舅拜年。

听母亲说,她们小时候,外祖父家里很穷,二舅就因为没有鞋子穿冻掉过一个大脚指。我小时候不知道穷的涵义,总好奇地想看看二舅冻掉大脚指的脚是什么样子,但虽然我小时候常常吃住在二舅家,却没见过二舅失去大脚指的脚的样子,是胆小不敢看呢,还是好奇心总被贪玩驱逐,现在也不得而知。母亲还说,在她还没出嫁的时候,我的姥姥和两个妗子就相继去世了。所以,姥姥和妗子这两个称呼对我来讲只是一个陌生的符号。

大舅是个乐观的人,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他不识字,却当了多年的小队长;二舅是老师范生,当了一辈子老师,有四个女儿,我印象中二舅脾气不好,总是皱着眉头,成天唉声叹气,还常拿几个女儿出气,听母亲说是因为没有儿子闹心。二舅对我很好,总是叫我“老东”,据说他曾好多次向外祖父提起想过继我这个胖乎乎的外甥做儿子,后来我跟大姑去了东北才不再提了。后来过继了二表姐的一个儿子,一直和二表姐一家人住在一起。

按习俗,大年初二是外甥给舅舅拜年的日子,今年赶上大年初二打春,习俗又说打春的日子出门会有好些忌讳,初三我值班,于是哥和我便赶在初四去给二舅拜年。

二舅七十三岁了,耳朵有些聋,前些年因为脑溢血行动也变得迟缓,说话吐字不清,但一见面便看出二舅气色和精神都很好。刚好三表姐也带着孩子们给父亲拜年,两位表姐做饭,我们便和二姐夫、二舅闲聊起来。聊了一会儿,二舅不知说了句什么,做了个起身的动作,我忙问做什么什么,这里,一直在外面做饭的二表姐早走到二舅跟前,一边搀二舅,一边说,喝茶水多了,要上厕所呢。我忙去帮忙,二表姐说,不用不用,他自己行,我搀着点就行了。便熟练地搀起二舅向门外走去。

开饭了。不胜酒力的二表姐夫极力劝酒,以尽地主之谊,但两杯酒下肚便面红耳赤了。二舅不喝酒,在我和哥敬酒时,竟然两口便把一碗加热过的纯牛奶喝完了。二舅的饭是三表姐喂的。二舅坐在沙发上,三表姐蹲在二舅面前,一点一点地把饺子送到二舅嘴里,吃了一碗饺子,二舅不想吃了,三表姐懂得二舅的心思,把米饭送到二舅嘴边上,像哄孩子似的说,爹,吃这么点怎么行,你多吃点,没事,剩下的我吃。听了表姐的话,二舅又张嘴吃了起来,一口气又吃了半碗米饭,见二舅吃饱了,三表姐便把剩下的半碗米饭自己吃了。

看着表姐耐心地喂二舅吃饭和毫不嫌弃地吃二舅剩饭的情景,我心中升起许多感慨。哥对二舅说,二舅,谁说闺女指不上?你这几个闺女,一般的儿媳妇儿也比不上啊。听了哥的话,大家都笑起来,二舅虽然笑得含混不清,但那红彤彤的脸上分明写满了幸福。

回家的路上,表姐们悉心照顾二舅的情景历历在目,忽然想起博友日雨的博文《有情有爱没有脏》中的一句话:有爱在心,所见便亲我不禁感慨地说,二舅有福呀。哥说,是呀,做儿女的,对待老人怎么孝敬都是应该的呀。

车在飞弛,路两边的小树刷刷地向身近跑去,整齐的麦田载着满眼新绿扑面而来。我把车玻璃放下了些,风呼呼地打在脸上,也许是喝酒的缘故还是天气转暖的原因,这风让我感觉到的不是寒冷,而是一种久违的惬意,农谚说:春打六九头。看来,这春天真的是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