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中白帆

平平淡淡,冷冷清清,安安静静,自由自在地生活

 
 
 

日志

 
 

书桌(原)  

2011-05-26 00:32:21|  分类: 往事如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农村很穷,像我这样的小学生是不可能有自己的书桌的。我们的书桌,不是一块还算平整的石头,就是一条长板凳,而干燥的地面儿就是椅子了。
    我的书桌要别致一些,父亲是村里的赤脚医生,我便得天独厚地拥有了一张用两个装过医药的纸箱子垒成的书桌,每天晚上我就扒在上面伴着满身油腻煤油灯写作业。我的书桌不像石头那样硬、那样粗糙,冬天也不象石头那样凉,坐着两块土坯趴在上面写作业,很舒服,也很满足。
    后来,我意外地得到了一个书夹子(其实应该叫本夹子,因为它是用来夹本的,而不是夹书的,可我们这里总这么叫),那是哥哥考上初中时父亲给他的奖品,至于怎么到了我手里,已经想不起来了。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个书夹子就是我的书桌,无论写什么字,我都垫着它。为了向更多的人展示它,我还经常站着用胳膊捧着它写字,那样子应该很像电视采访中做速记的记者。我天天拿着它,有时睡觉时也要搂着它。但后来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使我的书桌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一次和同学打闹,对方一脚踢来,我把手一扬,用书夹子将其挡了回去。正在得意,却发现我的书桌,断了。我立刻大哭起来,和他打了一架。后来为了索赔,一连几个星期天我都堵在他家门口,吓得他不敢出来,也不说赔我;最后我想,他一定是赔不起,只得放过了他。父亲用医用胶布把断裂的地方粘好,那个书夹子又当了我很长时间的书桌,只是用起来十分小心,也不再炫耀,免得别人看出它是断过的。
    上了初中,我独自住在一间老屋里,纸箱子仍是我的书桌。冬天的夜晚,寒风不时地从破窗户纸间吹进来,我便把脚放进冰冷的被窝里(既让被暖脚,也让脚暖被,两全其美),书桌就在身旁,我便借着墩在书桌上的蜡烛看书。有时腿坐麻了,就蹲起来看,蹲麻了再坐下来看,一夜要反复许多次,但因为夜是静极了——虽然有时风声很大,但周围只我一个人,仍感觉它是静的——书也好极了,所以那段时间特别让我留恋。记得有一天晚期,看着书,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等早上醒来,只见蜡烛烧完了,书桌以蜡烛为圆心烧焦了一大片,灯蕊倒在仅剩一点点的蜡油里。不知蜡烛熄灭的瞬间是怎样的情景。现在想起那件事就感到后怕,如果蜡烛再燃烧一分种——当然它就不会熄灭了,说不定就没有现在的我了。但在当时似乎并不害怕,因为后来的日子还是那样过的。这件事为什么没有告诉父母,现在己经记不清了,可能是当时根本不在乎,也可能是怕他们为我担心,还可能是怕失去这个自由的空间。
    以后上高中、上大学都是在学校住宿,宿舍与教室只几步之遥,坐在书桌前学习成了很容易的事,但学习却不象初中那样用功了。
    现在,不但有了自己的书桌,还有自己的书房、书橱。但每次坐在书桌前却再也找不到小时候趴着纸箱子、垫着书夹子学习的那种感觉,有的只是对那时的学习生活的留恋。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