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中白帆

平平淡淡,冷冷清清,安安静静,自由自在地生活

 
 
 

日志

 
 

水井(原)  

2011-08-05 23:35:46|  分类: 往事如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井(原) - 风中白帆 - 风中白帆

 

小时候,村子里有不少口水井,有的在路边上,有的在人家院子里。水井很深,浅的也有十几米,打水要辘轳往上拧。

我家东边的邻居家就有一口水井,附近十几户人家都吃这口井里的水。家家都有两个铁皮箍成的水桶,用扁担挑了水,装满一个大水缸,用完再去挑。

那时还有生产队,白天大人们都要到地里出工,打水的时间一般就在一日三餐之前。每天天还刚亮,迷迷乎乎地总是被门前大树上的鸟叫声吵醒,然后开始听到各家的水桶发出的声音。人们挑着空桶从我家门前走过,铁桶随着人的脚步在空中晃来晃去,便会发出“吱钮吱钮”的叫声。有意思的是,各家的水桶发出的声音各不相同,打水的人走路的节奏也各不相同,所以一听水桶发出的声音,便知道哪个是臭闺他妈,哪个是黑蛋他姐,还能想像出她们担着水一扭一扭的样子。水井边是妇女们聚会的地方,人再多也不用排队,轮到谁自动站在井台,未轮到的就在旁边唠扯东家长西家短,嘎嘎的笑声会惊得在地上寻食的鸟儿们一哄而散。

水井里的水冬暖夏凉,大冬天井台上会结厚厚的一层冰,手一抓用来拴水桶的铁链子便会粘在在面,而刚从井里打上来的水却冒着热气。炎热的夏天,忙碌之余,人们会打上一桶透着凉气的井水,水里洒上几颗糖精粒,舀在一瓢一气喝下去,甘甜清爽,既解渴,又解暑。如果水井是自家的,还可以把端午节的粽子系到井里离水面不远的地方保鲜。

人们离不开水井,但对孩子来说,水井也是个危险的地方。虽然我们小时候被大人警告要远离水井,但还是常常有小孩子掉进井里的事。在男尊女卑的时代,水井甚至成了一些在家庭中受了欺凌的女人结束生命的地方。

我怀念水井,尤其怀念小时候帮母亲抬水、挑水的日子。

看着大人们挑着担子颤颤巍巍走路的样子,总是羡慕得很。没事的时候便爱把担子放在肩膀上,用挂勾勾住水桶的铁梁,可连空桶都挑不起来,不是没劲儿,是个儿不够高,有时会不甘心地用胳膊把勾了水桶的担子举过头顶。水桶摇晃着发出刺耳的尖叫,然后咣当掉在地上。这时一定要快跑,不然轻者挨骂,重则屁股上会被烙张大饼。

长大些了,便常常帮母亲抬水。去的时候总是母亲提着空桶,我手里握着一根比我还高的木棍儿,一边神气地走路,一边把棍子的一头在在上戳得嘣嘣响。回来的时候,装了满满的水的铁桶铁梁总是被母亲压放在棍子离母亲很近的地方,这样一方面我就可以少承受一些压力,还不至于被水桶底儿磕了脚后跟儿,即使这样,我还是两脚打晃儿,虽然走路都走不稳,还是轻松地扬着小脸走路,因为对面走过来的大人一定会受到对面走过的大人们的夸奖呢。

再大些我便可以和妹妹一起抬水,那时是妹妹在前面,我在后头,水桶的铁梁总是压在棍子离我很近的这头儿,两人走路都是蹒跚的,水也会弯弯曲曲地洒上一路。

在偷着排练了好多次之后,终于挑着空水桶,怯怯地站在井台上。尽管亲眼看着大人打了好些次水,可手里握着拴水桶的铁链子,心里还是嘭嘭地跳。铁链子的绾法早已烂熟于胸。没费力气便拴住了水桶,又试了试结实不结实,确定无误后,一手紧握住辘轳的把手,一手小心翼翼地把水桶放进井里,然后轻轻转到辘轳,水桶便随着钢丝绳缓缓地往井里去。听到水桶到水面的咣当声,再放一圈绳子,然后把钢丝绳一摆,水桶便倒了,沉进水里。见水没过水桶,便开始一圈圈地拧辘辘,平时只看到大人轻松地拧辘轳的样子,自己一拧,真沉呀。我两只手握着辘轳把儿,水桶在缓缓上升的同时,也在不停地左右晃动,缠在辘轳上的钢丝绳也乱七八糟地,没有规则。水桶还没上升到一半,钢丝绳已经到了辘轳的边上,再拧,钢绳就会脱离辘轳缠到辘轳轴上,那样水就打不上来了。在这种情况下,应该腾出一只手来,往回揽一把井绳,让它回到辘轳的中间位置,但这时我的力气已经快用完了,一只手根本不能稳定住辘轳。一旦失手,轻则一桶水会重新掉进井里,桶底还可能会被摔坏;重则飞快转动的辘轳还有可能会把我一起拨进井里。正在这紧急关头,臭闺他妈打水来了,见我正撅着屁股扶着辘轳打哆嗦呢,忙跑上来,一手接了我的辘轳,一手轻松地一揽井绳,那桶我怎么也拧不上来的水便晃晃悠悠地往上走,一边拧辘轳,臭闺妈一边笑骂:你这小子,人儿不大,胆儿不小!下次想打水让大人跟着,等自个有劲儿了再自己带!说着话,又帮我打了另一桶水,又匀了匀,没让全满。又帮我提到井台下面的平地上。

看着别人挑水容易,自己真挑起来,第一感觉是肩膀压得受不了。好像担子要压到肉里去了,两只手往上托着担子,肩膀疼还不算,脚底下一点准儿都没有,左一脚右一脚,有点像模特走的猫步,脚下不稳,水桶便跟着左右摇晃起来,摇晃的水桶又反过来带到身子也左摆右晃。桶里的水一路泼洒,回到家再看,裤腿儿和布鞋都湿了,桶里本来就不算满的水,只剩了一小半。

渐渐地长高了些,也有了力气,可以轻松自如地挑水了,可是因为后来到外地读书,也没帮母亲挑过多少次。

随着生态环境的恶化,地下水位越来越深,村子里的井没水了挖,再没水了再挖,但挖的速度总也赶不上水位下降的速度。于是人们纷纷在家里打了深水井,安装了压水机,水井即使有水,也很少人人去挑水了。再后来,压水机也压不出水了,村子里便打了一口更深的深水井,家家安装了自来水管道。原来的水井早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实用价值,相继被填平了。

水井——用辘轳和水桶打水的水井,逐渐成了一个再也看不到实物的历史名词,和那个时代的生活一起,在人们的脑海里,沉淀成一段美好的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492)|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