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中白帆

平平淡淡,冷冷清清,安安静静,自由自在地生活

 
 
 

日志

 
 

悠悠麻烫情(原)  

2012-12-13 21:37:15|  分类: 往事如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麻烫是什么?其实就是形状四方形的油条,我们小城又叫它"果子",麻烫是老家周围几个村子的叫法。“烫”的读音和“糖”一样,在网上一查才知道,还真麻烫这个词儿。“麻”是油炸了酥脆的意思,“烫”是要趁热吃才脆,所以叫“烫”。

人在某一个特定的情景下就会回忆起某一段特定的往事,这情景可能是一个声音,一样东西,一件小事,甚至一种气味。今天早上,我就是在从教室下楼梯的时候忽然闻到一股油条的香味,一下子就勾起我对许多往事的回忆。其实现在在学校几乎天天早上吃油条,但只有这次有这样的感觉。

小时候很少能吃上麻烫(姑且这样称呼它,因为只有这个称呼才能让我对它产生那种亲切的感觉),每年能吃上一两次就不错了,还要在农忙或者是过年的时候。要自己家炸,因为经验少,没有买的那样酥脆松软。虽然偶尔也能碰到背着一个筐,上面盖着一张油乎乎的报纸走街串巷吆喝着卖麻烫的,但在我的记忆中,母亲从来没有给她的孩子们买过,我们也知道那不会属于我们,所以也不想它。当然,当看到哪家的奶奶给孙子买了两三片,用纸焾(一种用草纸搓成的细绳)穿着一悠一悠地拎回家,也会不错眼珠地瞅上半天。

赶集是我们小时候愿意参加的一项活动,当然最好是跟着大人一起去,那样不但可以看到平时见不到的各种好玩的小东西,累了还可以得到大人的恩赐,一杯糖水啦,一根冰棍啦,到中午饿了还可能给买两片麻烫解馋。在我记忆中,母亲很少赶集,大概因为家里穷,没什么可以买的东西吧,当然也没有母亲给我买糖水冰棍麻烫那样的好事。倒是有一个人赶集是我期盼着的,那就是外祖父。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们叫外祖父姥爷,这里用外祖父这个词好像更能表达出对早已去世了的姥爷的尊重。推算起来,我记事的时候,外祖父已经七十多了。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满脸皱纹的慈祥的驼背小老头,因为我从小跟着他玩,在我幼年的意识里,慈祥的脸就应该是他那样的脸,其它的老头虽然也是满脸皱纹,但都没有他慈祥。外祖父识字不多,也很少鼓励我学习,记得小学时,一放假我就到外祖父家住。外祖父是生产队里的饲养员,我们睡觉的土坑就和牲口棚在一起,每天晚上听着牲口嘴里嚼草料的声音入梦,现在想起来还是那样温馨。上了小学,一个假期我都和外祖父住在一起,直到开学才回家。每次回家的路上,一边玩着外祖父给绑的小鞭子,一边嘟囔幼小的心灵因为没有写完作业烦恼,外祖父总会说,没事,老师要是吹你,你就找姥爷,姥爷找你们教师去。可是每次开学,我总会因为完不成假期作业被老师罚站,因为外祖父在邻村,没办法通知他,他也一次都没帮我找过老师。

前面说了,我最盼着外祖父赶集了。跟他去赶集是最美的事。外祖父年纪大了,走路腿抬不高,鞋子总在地上蹭着,发出“嚓嚓”的声音,我会学着他的样子驼着背,背着手,鞋子也在地上“嚓嚓”地蹭着——这样的走法母亲是不允许的,因为太费鞋,学一会儿,便蹦蹦跳跳地跑到前面老远的地方,蹲在地上喘着气等着外祖父赶上来。集市大约有五里远,我们到集上这转转,那看看,一般也不买什么,外祖父常问我要什么,我从来不说,因为母亲说,姥爷老了,也没钱,不让向他要东西。转到过了中午了,看我也累了,外祖父便会给我买一杯糖水或者买两片麻烫吃。那时麻烫吃在嘴里,别提多香了。

后来生活条件好了,天天吃麻烫都吃得起,但却再也吃不到那么香的麻烫了。

今天早上下楼梯的时候,忽然闻到一股扑鼻的香味,不禁想起小时候吃过的麻烫,和那尘封已久的许多如吃麻烫般回味无穷的往事,想起给过我无限慈爱的那个小老头——让我终生怀念的外祖父......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